返回目錄

《崛起1639》

第三八五章 收押候方域

    在李信的規劃中,香港澳門的主要定位是南海艦隊軍事基地,將不再專門作為貿易轉口中心來建設。

    港澳的繁榮是與中國大陸被封鎖的特殊歷史分不開的,改開之后,隨著內陸經濟的強勁發展,港澳的區位優勢愈發削弱,走向衰落不可避免,這是歷史大勢。

    如今歷史在李信手上發生了改變,中國大陸不可能重走被封鎖的命運,港澳也失去了世界窗口的作用,既然如此,何必花大力氣去建設港澳呢,港澳作為海軍基地,堵著珠江口足矣,最多發展些相關產業。

    更何況港澳作為島嶼,缺乏產業縱深,在發展上先天就存在不足。

    戰后的廣州,人人都在忙碌,對于兵器局,李信親自下達了研制米尼槍的命令,因為西方各國普遍裝備燧發槍,在槍械上,蕩寇軍不占有優勢,這是李信沒法容忍的。

    如今隨著對沿海省份的全面占領,蕩寇軍財大氣粗,又搜羅到了足夠的優秀人才,是時候從事軍械武器的研發創新了。

    同時,李信又下了三道調令。

    一是調亳州知州宋應星改任大明科學院院長,下分工程、物理、化學、生物醫學、代數幾何與天文六院,要求史可法全力配合籌建,各地人才聽任調動,預算暫定兩百萬兩白銀。

    二是調周菡年后來廣州籌建財務公司,畢竟廣州是個重要的貿易口岸,也是李信的錢袋子之一,財務方面的事情可不能含糊。

    三是抽調精兵強將,籌建華南煙草公司。

    自從煙草專賣制度建立之后,吸金能力讓人大跌眼鏡,僅去年一年,征收的煙草稅就高達兩百來萬兩,歸入內帑的利潤則超過了三百萬兩,這還只是從南京到北京之間那狹長地帶的煙草收入。

    而今又有漸江、福建與華南,讓人心里充滿著期待。

    唯一不滿的,就是煙民,可是吸煙上癮啊,高價煙不吸也得吸。

    當時的廣州,是煙草進口的一個重要口岸,南洋煙草大多通過廣州涌入全國各地,因此建立華南煙草公司迫在眉睫,同時,華南靠近云貴,煙草公司的另一個任務是向云貴山區推廣煙草的種植,以國產煙草逐漸取代進口煙草。

    云貴土地貧瘠,不適合種糧,種煙草極其合適,以之產生大量的利稅,解決當地山民的貧困問題,并使之逐步擺脫土司頭人的控制。

    ……

    南京!

    候方域依然留在南京,過著倚紅偎翠的日子,雖然李香君離開了他,讓他有些遣憾,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

    李香君跟了李信讓他心里很不舒服,可是他只能自我安慰,李信穿的是自己的破鞋,除此別無他法。

    這日,候方域、陳貞慧、冒襄等復社成員齊聚于原顧橫波所在的眉樓,在對冒襄的爭奪戰中,董小宛完敗,不敵陳圓圓。

    因為這一世,李信早早封鎖了運河,沒了田國丈下江南搶奪佳麗的事件,而陳圓圓與冒襄兩情相悅,董小宛屬于第三者插足。

    雖然陳圓圓曾給人當過妾,又下海了一段時間,經歷與柳如是如出一轍,早已不是清白身子,卻唱的一手好曲子,擱現代就是歌星,董小宛的才華則體現在書畫方面,畫家能爭得過歌唱家么?

    況且冒襄也只是貪圖陳圓圓的美色,根本不在乎清不清白的問題。

    失戀之后,董小宛轉投入了候方域的懷抱。

    這可是讓陳貞慧羨慕妒忌恨啊!

    “來,朝宗兄,敬你一杯,祝你賢伉儷白頭攜老,百年好合!”

    陳貞慧舉杯向候方域。

    “哈,定生兄,好說,好說!”

    候方域摟著董小宛的纖腰,一口飲盡,還故作示威似的,在董小宛臉頰上親了一口,董小宛頓時現出了嬌羞之色,小粉拳輕捶了下候方域的肩膀。

    陳貞慧的目中似要噴出火來,再看看自己身邊偎著的女子,與秦淮河六大花槐相比,就是庸脂俗粉,這讓他不禁懷念起了顧橫波。

    可惜,擁有的時候不知道珍惜,如今佳人已芳心另屬,他曾于南京街頭遠遠見到過顧橫波和卞玉京在一起,卻是不敢相認,唯恐惹來殺身之禍,何其哀哉?

    如果時間能倒回,他說什么也要帶顧橫波回家,給個名份!

    陳貞慧自顧自的喝了口悶酒。

    “誰是候方域?”

    這時,突然闖進來幾個警察,喝問道。

    歌舞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是一怔。

    候方域站起來道:“不才便是。”

    一名警察拿出一封拘束令,冷聲道:“跟我們走,你被限制自由了,這是上元縣警察局下達的拘束令,請你簽個字。”

    “什么?”

    候方域大吃一驚,連忙道:“我從未作奸犯科,為何抓我?”

    有警察玩味道:“桂王父子兵敗被擒,不日押送北京,你父候恂乃桂王偽朝核心人物,判處流刑,流放北美,你身為候恂之子,受其連坐,自今日起,押送勞改農場,學習種植技能,候公子,請罷。”

    “我父謀反,關我何事?”

    候方域嚇的大叫,這真是晴天霹靂啊,他在南京花天酒地,日子過的不要太滋潤,曾經他還在一次宴會上,嘲笑崇禎要去北美當個野人皇帝呢,沒想到,這么快就輪自己頭上了。

    “哼!”

    一名警察冷哼一聲:“你父去北美,你身為候恂之子,怎能不盡孝?跟我們走吧,大概還要兩三年才能啟行,你趁這時間多學學生存技能。”

    候方域幾乎要暈倒,學種植技能,不就是不農民種地么?自己可是堂堂舉人老爺啊,可是大明以孝立國,候恂被流放,他哪有借口不去?

    此時此刻,候方域滿心悔意,他在南京,從來沒人找過他的麻煩,哪怕李信也仿佛忘了有他這號人物,讓他放松了警惕,以為不管父親在外面做什么,都不會連累到自己,如今想來,是太天真了。

    旁人同情的看著候方域,無人能說出半個不是。

    “別磨蹭了!”

    有警察失去耐心,解下繩子就要捆綁。

    “等等,等等,我有事交待下。”

    候方域連退數步,向董小宛道:“阿白(董小婉名董白),自結識以來,我待你如何,你可愿與我同赴北美,白頭攜老,相伴終生?”

    “這……”

    董小宛發了瘋才會和候方域去北美,她真正喜歡的人是冒襄,冒襄有才有貌,家財萬貫,只因冒襄奪了她的紅丸卻難棄陳圓圓,她出于報復心理,才委身于候方域,如果冒襄流放,也許她會考慮,但對于候方域,那是想都不想。

    董小宛結結巴巴道:“候……候公子,對不住,奴家祝你一路順風。”

    “表子!”

    候方域氣的大罵:“老子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錢,都喂狗啦!”

    一聽這話,樓里的姑娘們不樂意了,紛紛朝候方域開炮。

    “喲,候公子說的可是人話,你花了錢是沒找來樂子還是怎么著?”

    “你情我愿的事情,候公子莫要血口噴人!”

    “罷了,罷了,莫和候公子計較,他呀,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嘻嘻~~”

    候方域臉色鐵青!

    偏偏姑娘們故意氣他,站成一排,集體唱歌歡送。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幾十個姑娘一起唱,沒有慷慨激昂的悲壯氣息,反而充滿了俏皮歡樂。

    “哼!”

    候方域覺得自己不能呆了,再呆要吐血,又指著董小宛罵了句賤人,轉身就要走。

    這下,連他的摯交好友陳貞慧都看不下去,一把抓住董小宛的手,走上前,陰笑道:“朝宗兄,你安心上路罷,阿白交給我來替你照顧,若你還在勞改農場中,不日可收到喜帖一封。”

    說著,就轉頭向董小宛,深情道:“阿白,我會照顧你一生一世,這兩日,我帶你回宜興老家認門,你可愿意?”

    陳貞慧論起才氣家世,不下于候方域,年齡相貌也難分軒致,董小宛能給陳貞慧做妾,也算個不錯的歸宿,于是瞥了眼候方域,微紅著臉頰,輕點螓首,嗯了聲。

    “你……好你個陳貞慧,老子瞎了狗眼!”

    候方域大怒,拂袖而去!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北京时时赛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