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傻子的燃情歲月》

237.雞飛蛋打

    順子把那個錄音機從人造革書包里掏出來,放到門口的桌子上,就關上門出去了。

    蘇春榮一肚子狐疑。

    自從張文才把她帶到南方來,對她就沒有原先那么上心了,有時候甚至一個星期都不露面。

    雖然他一再解釋,是為了防備姚遠跟蹤他,從而找到蘇春榮。但蘇春榮還是憑著直覺,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到底哪里不對勁,她說不上來。

    終于,她忍不住好奇,按下了那個錄音機的播放鍵。

    里面的談話內容,立刻吸引了她。她能夠聽得出來,那里面的兩個男人,一個是張文才,另一個就是姚遠。這是她最熟悉的兩個男人的聲音啊!

    當她把全部內容聽了差不多一大半的時候,她就徹底明白了,自己成了人家復仇的犧牲品。

    自己不肯答應姚遠,就是為了不做情人。因為給人家做情人,即便生活的再好,拿回再多的錢來給父母和哥嫂,都會被瞧不起,被四鄰八舍戳著脊梁骨罵,讓父母在別人跟前抬不起頭來。

    鄰里當中出過這種女人,被鄰居們罵,被自己家人罵,被所有人罵!到現在為止,那女人的父母還覺得沒臉見人,碰到鄰居,就跟做了什么虧心事一般,老是比別人矮著一頭。

    她下決心跟著張文才跑到南方來,其實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嫁給張文才。

    可是,她萬萬想不到,這個張文才,比姚遠還不是東西,直接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禽獸!

    如果姚遠不答應他的條件,他竟然要用自己的肉體,來威脅姚遠。

    而且,這已經是第二步。那么,第一步是什么?

    她終于記起來了。她搬到這家賓館,剛剛進門,張文才就跟來的那個場景。

    他吻她的時候,她雖然閉著眼,可她還是覺得屋里有什么東西閃爍了好幾下。

    當時她沒有好意思問。現在,她明白了,那是照相機的閃光燈!

    張文才一定是把他們親熱的場景拍成照片,讓姚遠看了,以此來威脅姚遠。

    雖然姚遠及時趕過來,讓她明白自己上當了。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

    自己穿成那樣和男人親熱,讓別人拍照,這些照片流傳出去,將來怎么出去見人?

    自己竟然這么容易就被人家給騙到這里來,跟一個禽獸談戀愛!

    更可怕的是,她已經把她和張文才的事跟父母都說了,自己碰上了一個好心的有錢人,要和她結婚,還要把她的父母和兄嫂都接到南方來,讓他們都過上好日子!

    張文才是禽獸,有的是女人,她連他的一個女人都算不上,只是被他利用的一個工具!甚至要把她賣到國外去!

    她怎么跟父母交代?就算她回去了,跟一個男人跑出去這么久,又沒和人家結婚,她在別人眼里,不是富人的情人又是什么?

    可惜的是,她連人家的情人都算不上,還不如鄰居那個給人家做了情人的女人呢!

    此刻的蘇春榮,不由驚怒交集,同時心里也恨透了自己的愚蠢,怎么這么輕信,這么容易就被一匹惡狼給欺騙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淚眼模糊地看到了眼前那面窗子。

    窗子外面,陽光燦爛,一切,都那么美好!

    她毫不猶豫地走過去,打開窗戶,爬上窗臺,然后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門外的順子,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推門進屋。

    屋里空蕩蕩的,已經沒有了蘇春榮。他吃驚地到處瞅尋,卻猛然發現對面的窗子是打開的,樓下也隱約有呼喊聲:“哎呀,有人跳樓啦!”

    順子畢竟經歷過世面,他立刻就想到了這事會牽連到他,連去窗臺那里看都不看,馬上把錄音機裝進包里,掏出手絹清理掉自己留在門口的腳印,連門把手都擦干凈了,關上房間門,立刻就跑掉了。

    他順著樓梯,氣喘吁吁地跑到樓下。樓下賓館大廳前面,已經擠著不少的人了。

    他鉆進人群里向里張望。門口左邊不遠的馬路上,蘇春榮俯臥在那里,身邊已經洇出了大片的血跡。

    他不敢再看下去,匆匆擠出人群,跑去姚遠那里匯報去了。

    姚遠聽到順子的匯報,張著嘴,半天都沒說出一句話來。

    按照他的設想,蘇春榮知道自己被張建國騙了,他又純粹只是為了完成叔叔的愿望才幫她,并非真的要讓她當情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春榮會跟著他回去的。

    所以,在和張建國的對話中,他刻意地講述了幫助蘇春榮的理由,就是叔叔不允許他泄露蘇春榮的身世,他只得設計了個戀愛的戲份。

    他對著張建國講,實際卻是要解釋給蘇春榮聽的。

    為什么戀愛我連手指頭都不碰你一下?就是因為那是假的。為什么我會不惜代價來幫助你?不是為了得到你,是為了完成叔叔的遺愿。

    這些,都可以合情合理地把前面的事情串接起來,讓蘇春榮相信,他沒有惡意。

    他直接無法理解,蘇春榮知道他制造的這個所謂真相之后,為什么要選擇自殺?

    他還是過高估計了蘇春榮這個普通老百姓人家的普通女孩。這個女孩過于封建了。

    蘇春榮并沒有過于想事情的真相。她主要考慮的,是自己的這個,跟著張文才私奔的行為,讓父母和家人沒臉見人,她也再沒有臉回去見自己的父母。所以,她會想到,只有自己死了,才能一了百了。

    姚遠想不到蘇春榮會這么封建。因為他周圍的女孩,妻子抗抗,小姨子美美,邵玲,還有小慧,都沒有這么封建。

    特別是小慧,為了給他生兒子,竟然公開在沒有別人的時候挑逗他。

    小慧是山里農村出來的女孩,應該更封建才對。可小慧都可以這樣,蘇春榮生長在城市,怎么著也應該比小慧強一些吧?

    可是,他忽略了一點,這些女子,跟他在一起久了,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他的思想影響,想法已經和現代女孩差不多了。

    再說,她們都有錢了,邵玲還在國外學習生活,想法當然和國內女孩不一樣,更不同于一個自小生活在城市胡同市井里,聽慣了老一輩封建思想的人們議論的,窮人家的孩子啊!

    姚遠想不通這些,愣愣地不知道怎么辦好。順子問了他三遍,他才清醒過來。

    “叫上你的人,趕緊回去!”他當即決定說,“去見蘇春榮這件事情,打死都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明白嗎?”

    順子說:“我不要命啦,還敢跟別人說?現在還嚇得渾身哆嗦呢!這要給牽連進去,小命都不一定能保住!”

    順子他們回去的同時,姚遠也坐飛機,當天離開了這座城市。

    張建國沒了手里的籌碼,誰知道他接下來,會做出什么瘋狂的事情?只有自己先安全了,回去再做計較。

    但從此之后,張建國就真的在他眼里,變作仇人了。不給蘇春榮報仇,他一輩子內心都不會安寧。

    張建國得知蘇春榮跳樓的事情,時間就晚了很多。他沒有料到,姚遠可以找到蘇春榮。

    同時,他心里也設想過,就算姚遠找到蘇春榮,蘇春榮也不會跟他走,這一點他是完全可以放心的。

    但他更是不會想到,姚遠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他們談話的錄音給錄下來,還可以讓蘇春榮聽到。

    想不到這些,他再怎么聰明,都想不出來,蘇春榮自殺的原因。

    但最后,他還是想到了姚遠身上,趕緊讓人去看姚遠還在賓館里沒有?

    姚遠離開了,時間就在蘇春榮跳樓以后不久。

    張建國終于憑這一點斷定,蘇春榮的死和姚遠有關了。

    姚遠這是利用和自己談判來拖延時間,然后派人去了賓館,殺了蘇春榮,讓自己手里再也沒有和他討價還價的籌碼!

    姚大傻真是比他黑多了,不惜殺人滅口!

    可是,他那么愛惜蘇春榮,為了她幾乎不惜代價,又怎么可能會殺她呢?

    會不會,是他派人強行綁架蘇春榮回去,期間發生了搏斗,蘇春榮寧可跳樓也不和他的人回去呢?

    可是,根據警方的調查,房間里沒有任何打斗的痕跡,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蘇春榮站上窗戶留下的痕跡,也可以說明,她當時很從容,完全就是自己從容鎮靜地從窗戶那里跳下去的。

    這就奇怪了。沒有人逼迫,蘇春榮為什么會跳樓呢?

    姚遠是肯定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消息的,因為他立刻就從賓館離開了,再沒有和他聯系。

    這說明姚遠知道他手里已經沒了威脅他的籌碼,不再跟他費口舌了。

    難道,蘇春榮掌握著姚遠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姚遠這才懼怕他的威脅,才會和他談判?如今這秘密隨著蘇春榮的自殺一起被埋葬了,姚遠也就不怕了?

    他想來想去,還是覺得他最后的猜測是正確的,蘇春榮掌握著姚遠足以致命的證據。姚遠利用和他談判,他分神的機會,找到蘇春榮,并且殺害了她。

    警方沒有找到他殺的證據,只能說明他們不夠聰明。

    但他也不敢給警方提供太多的情報,要不然他也難以脫身了。

    他只顧想蘇春榮死亡的原因了,卻沒有想他將來怎么辦?

    還是周朝陽提醒他,姚遠不會就這樣輕易算完的。咱們手里沒了籌碼,姚遠也就沒有了顧忌,他的報復很快就會到來了。

    張建國聽了不由打個哆嗦。姚大傻的本事他是見識過的,他爹那么狡猾都沒玩過這個大傻子,自己說實話還沒他爹老謀深算呢!

    他看看周朝陽,眼睛里就射出寒光來,半天才咬著牙說:“周哥,我們這回失敗了,但并不表示我們會永遠失敗!和弟兄們說,我不會虧待他們,咱們重打鑼鼓另開張,再重新開始!”

    周朝陽心里就暗暗嘆息,當初聽他的,答應姚遠的條件,只要美美制衣百分之十的股份,何至于搞到現在,雞飛蛋打?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北京时时赛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