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伊塔之柱》

第三百八十七章 其所追尋的遠方 XXVI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方鸻看著手中憑空出現的、銅質外殼的、球形構裝體,忽然有些失語,那握在手心之中沉甸甸的分量,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正是屬于火巨靈的分量。

    “是計算力,騎士先生。”塔塔小姐的聲音,仍舊是輕輕的。

    方鸻心中已然明白了過來。

    或者說,他在打開工匠系統,向手中的火巨靈檢視的那一剎那便完全明了一切。

    在那視野之中,那個原本應布滿閃爍星光的世界此刻正空空蕩蕩——既看不到元素與元素之間的聯系,也無法找到物質的結構點。仿佛只剩下一片空虛,與無邊漆黑。

    他好像看到了時間的盡頭,與世界末日的景象。

    但那只是一個錯覺而已——

    這是‘光海’之上的一道投影,主世界的投影構成了人們在這里所見到的表象,空海,島嶼,森林與山谷,與這里的萬事萬物。

    但表象終歸是表象,他們所見到的一切不過是一個純粹由精神所構建的世界;在這里,并不存在什么元素與物質。

    正猶如一位巨人的夢境,只是方鸻相信,這位巨人肯定不是笛卡。殺死笛卡,這個世界會由此分崩離析,從此之后再不復存在么?

    他覺得肯定不是如此,或者充其量不如說,這個半位面會徹底崩塌,蕩然無存。但正如葉華與星所言,他們曾不止一次來過這個世界,這個世界顯然不止有眼前所見的這個半位面而已——

    方鸻心中忽然對這個純粹精神的世界生出一絲疑惑,這個掩映于翡翠之星光芒之中的世界究竟從何而來,它好像從未被記錄在任何文獻之上?

    真正找出這個世界秘密的人,應當是魯伯特公主的生母,但那位王妃殿下的目的顯然與此刻的他們不同。她與沙之王巴巴爾坦尋找這個世界的目的,不過是為了尋找通往第三世界的門扉。

    正如那筆記之上所記錄的秘辛,而筆記則來自于石板之上的記載——若她是對的,這是不是說這位王妃殿下真在努美林精靈留下的四件圣物,與七座方尖塔所指向的圣杯之外找到了通往第三世界的另一條路?

    那個精靈們所遺留的,最后的謎底——

    此刻地面輕顫了一下,黑暗中伸出一道尖銳的爪子,落在他視野的邊際。那漆黑修長的尖爪像是黑曜石所鑄,彎曲的爪子深深切入地面,在地板上裂開一道裂痕,一直延伸到他腳下。

    方鸻抬頭看去,氤氳的黑霧之后浮現的嶙峋的頭顱,那深陷的眼眶之中燃燒著兩團金色的火焰。龍王利夫加德正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那眼中輕蔑的神色仿佛總算把他這只渺小的蟲子給找了出來。

    但方鸻眼中毫無意外之色。

    他只舉起手來,只輕輕按了一下手中的球形構裝,在‘吱’的聲音中,構裝體打開外殼,伸出一對輕薄的羽翼。羽翼一振,小球離開他的手掌,向上飛去。

    他甚至不需要用靈活手套去控制,只目視著那只火巨靈飛出,用一種匪夷所思的靈活與速度穿過石柱,劃過一道金光射向前方。

    而那一刻,利夫加德正張開巨口,向他飛撲而來。

    它伸出爪子,一爪向方鸻掃下。在方鸻的視野當中,那只是一道淡淡的殘影而已,只是殘影還沒來得及靠近,一道銀芒在他面前閃現。

    一具優雅的構裝體憑空出現在了那個地方,那銀色的女劍士將左手刃臂向前一揮,以劍尖為中心,幽藍的火苗擴張開來,形成一個半圓形的護盾。

    利夫加德一爪掃在那護盾之上,而護盾閃爍了一下,但其后的能天使竟匪夷所思地紋絲不動。

    方鸻正站在自己的構裝之后,抬起頭來,看向那雙自己十分熟悉的,泛著冷光的金色的瞳孔,心中長出了一口氣——他已經找到了游戲的規則。

    原來如此,方鸻這才明白過來之前塞尼曼與葉華之間那些匪夷所思的戰斗是如何產生的。

    計算力——

    在系統之中,屬性一共被劃分為五個方向——力量、敏捷、體質、智力與感知,前三項,是身體屬性,而后兩項,則一般被稱之為精神屬性。

    在這個精神構建的世界之中,身體屬性自然也無從發揮。正如葉華所言,在這個世界之中心勝于物,靈魂的強度決定了一切。

    在這個投影的世界之中,憑空想象便可以創造一切,但空泛的意像只能造出一些徒有其表的表象,不堪一擊。以凡人的計算力水平,當然不足以支撐起憑空設想出一個真實的物體。

    這就好像要用人腦模擬出一臺計算機上的每一個邏輯元件,再把它們組成電路,再集合在一起,并模擬它們如何運作,最后在腦子模擬出一臺計算機一樣。

    這個量級的計算力需求,縱使他是戰斗工匠,縱使他計算力屬性是要比一般人來得更高一些,但同樣不在一個層次上。所以哪怕僅僅是一個火巨靈,他也憑空想象不出來。

    但他做不到的事情,他身邊有一類存在卻可以做到。那就是塔塔小姐——由煉金術士們所創造的,用以模擬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生物的靈魂的——人工龍魂。

    只具備精神屬性的它們,仿佛是天生為這個世界存在的。

    雖然在操控靈活構裝之時,塔塔小姐擁有的計算力看似與他相差無幾,但那其實只是因為自己的上限,局限了龍魂小姐的發揮而已。

    巨龍之魂的強度,又豈是凡人可比,縱使人工龍魂比不上真正的自然龍魂,可相差也還遠沒到一個數量級的程度。

    方鸻內心中安定了下來。

    若比個人實力,才二十多級的他在一位黑暗龍王的幻影面前,自然只有閉目等死的份。可若要比自身所擁有的龍魂的強度,方鸻還從來沒對塔塔小姐的實力產生過任何一絲一毫的懷疑。

    龍魂小姐在他看來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何況葉華大神也說了,塔塔小姐應當是一個相當強大的龍魂。對于這個結論,他當然深以為然。

    他只默默看著那雙黑霧氤氳之下宛若金焰的眼睛,那么接下來,就是實驗一下了。

    先前飛出的金光此刻劃過大廳。而兩具體態優雅的銀色劍士,好像是憑空出現在了那頭黑暗巨龍的面前,一左一右從半空之中閃現——

    利夫加德一擊不得手,正有些疑惑地看著自己爪下閃爍著幽藍光芒的護盾,它雖然只是塞尼曼想象出的一道幻影,但仍同樣繼承了那頭黑暗巨龍生前的狡詐。

    ——或者說,繼承了詩歌與故事之中、人們口耳相傳的傳說之中所描繪的,那位黑暗龍王的狡詐與謹慎。塞尼曼并未真正生于那個時代,但作為黑暗信徒,他自然也熟知關于巨人戰爭之中的一切。

    他甚至熱切地希望,自己的主子們,可以重新從黑暗的長眠之中歸來。事實上盲從者們所正在做的事情,與拜龍教徒所干的,并沒什么兩樣。

    而此刻在這位黑暗龍王的幻影閃爍著疑惑光芒的目光之中,兩具驟然出現的銀色劍士,尚還在半空之中,但已一前一后對它展開了攻擊。

    那是一道突刺所帶起的銀光,即便以利夫加德的幻影至少不低于A級評價的敏捷,也只來得及抬起爪子而已。銀光一閃,便與它交錯而過,這頭黑暗巨龍所伸出第一根利爪,竟然從中斷裂開來。

    斷爪猶如一支長長的匕首,聲音清脆地落在地板上,發出猶如金屬一般的聲響。

    那臺能天使輕盈落地,然后轉過身來,擺出了再一次進攻的姿勢。而第二具銀色的劍士在利夫加德舉爪的同時,便從它另一側一掠而過,帶起一抹血雨。

    利夫加德仰起頭來,竟發出一聲哀嚎。

    這一幕足以令所有熟悉能天使這種構裝的人,把眼珠子掉一地。這種才不過十七級左右的構裝,何德何能爆發出這樣的速度?何況以它們的攻擊力來說,根本破不了一頭黑暗巨龍的防才是。

    而且兩具能天使是在半空之中,沒有任何借力地發起了沖刺,那顯然不是閃現能力,因為閃現能力只是將你從一個坐標傳送至另一個坐標而已——并沒有中間過程。

    兩道銀光,再一次閃過,利夫加德哀嚎連連,在爪子上又留下兩道血痕,憤恨不已地連連后退。

    方鸻只是冷靜地看著這一幕。

    他只要設想出能天使具備這樣的速度就可以了,就像星可以無限制地擴大因罕茲四型的法術范圍與效果一樣,因為只要想,塔塔小姐便能實現——

    他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自己之前操控自己的能天使之時,會感到能天使的速度與靈巧大幅度提升了。因為他只要產生了那樣的念頭,便自動對這個世界的一切施加影響。

    其背后自然是心智能力的支撐。

    他雖然不能憑空想象出火巨靈,但僅僅為自己的構裝體提升一些速度與靈巧的話,還是可以做到的。

    而現在的原理也是一致的,只是在塔塔小姐的計算力的支撐之下,眼下這一幕顯得更加夸張而已。

    他不知道塔塔小姐的實力,是不是能在塞尼曼之上,但對方已將自己的力量一分為七,并將其中的八成用來對付葉華與星。而僅僅只是其中之一的話,方鸻覺得自己的龍魂小姐應當可以輕松應付。

    事實也是如此。

    利夫加德正在連連后退,咆哮不已,它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仿佛下一刻便會徹底倒下。

    方鸻從來沒有哪一次戰斗像現在這么輕松過,他控制能天使已經不需要復雜的操縱,只需要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構裝體就會完美地復制他的意圖。

    黑暗龍王的幻影終于退到了絕境,一排石柱封住了它的退路,而兩臺能天使一左一右攔住它面前。它們尚未發起攻擊,方鸻默默看著那個方向,黑暗之中一道金光閃過,之前的火巨靈在飛過半個大廳之后終于擊中了那里的石柱。

    一道閃光,巨響過后,炸斷的石柱從利夫加德身后坍塌下來,重重壓在它右翼之上。這頭黑暗巨龍措不及防之下身體向下一沉,而正是這個時候,方鸻終于抓住機會,令其中一臺能天使向其發起了致命的一擊。

    不過正是此刻,一聲更加低沉的咆哮傳來——一道黑影從旁邊閃出,伸出巨爪,擋下能天使的劍刃。

    那劍刺在那巨爪漆黑的鱗片的之上,劍刃微微彎曲,然后向一旁滑開去。方鸻這才看清,閃身而出的是另一頭黑暗巨龍,其頭上五支犄角異常顯眼——正是魔龍灰焰。

    這家伙也來了。

    方鸻皺了一下眉頭,略微后退一步。

    “塔塔小姐,”他馬上低聲問道:“還有多少計算力?”

    “只用了一點而已。”

    “塔塔小姐,假如,”方鸻這才松了一口氣,目光中映出那兩頭黑暗巨龍,“我是說假如,我可以想象出葉華大神那樣的龍騎士構裝么?”

    他已不打算再和這些塞尼曼想象出的怪物繼續糾纏下去,假設葉華的龍魂‘海藍’可以召喚出龍騎士構裝,那么塔塔小姐與之相差不大的話,應當也可以做到這一點才是。

    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龍騎士更適合用來對抗巨龍的構裝體么?

    但妖精小姐輕輕搖了搖頭:“做不到,騎士先生。”

    “為什么?”方鸻有點意外,在他想象當中,塔塔小姐縱使可能還比不上海藍——那畢竟是一位十王的龍魂,而這個世界上又有幾位十王?可也理應當相差不遠才是。

    塔塔的聲音仍舊安靜:“構想是建立在一定了解的基礎之上的,了解越深入,構想便越真實。我從未了解過對方的龍騎士構裝,自然無法將之構想出來。”

    方鸻微微一愣。

    他沒想到居然還有這么一茬。

    不過之前塞尼曼召喚的是黑暗巨龍,血之仆與巨人,而葉華召喚的是他的龍騎士,星召喚的是因罕茲四型,這些應當都是他們所熟知的事物。

    正因為熟知,所以才能讓自己的龍魂在這個世界之中構想出實體。

    他一下子反應了過來之前葉華讓他溝通龍魂是什么意思,原來游俠之王并沒有說話只說一半,因為問題十分簡單:你必須要先告訴你的龍魂你需要什么,然后她才可以幫你實現它。

    一個畫面從他腦海之中閃過,那是葉華用龍語與自己的龍魂海藍交流的樣子。低沉的龍語是這個世界上最高效的語言,雖然繁復,但卻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傳輸最多的信息。

    只是他心中略有一絲疑惑,需要傳遞這么多信息么?

    利夫加德抖擻著黑翼從碎石瓦礫之中站了起來,正用一種憤恨的目光盯著這個方向,魔龍灰焰立在其一旁。放在之前,兩頭黑暗巨龍立在自己面前,怕是足以讓他嚇昏過去。

    不過眼下,方鸻心中卻一片平靜。

    “塔塔小姐,”他輕輕吸了一口氣:“只要是龍騎士就可以了,你還記得梵里克的事情么?”

    “騎士先生是說,那位屠龍英雄的龍騎士么?”

    方鸻點了點頭,心中隱隱有點激動,他至今還記得在梵里克操縱那臺龍騎士的感覺。但那是在幾乎整個艾爾芬多議會的支持之下,他早就想試一下一個人操控龍騎士的感覺了。

    何況那還是那位屠龍英雄的龍騎士,還有比它更適合用來對抗黑暗巨龍的龍騎士么?

    妖精小姐看著他,忽然開口道:“其實約修德先生的龍騎士,并不一定是最適合用來對抗黑暗巨龍的龍騎士,只是有過那樣的經歷而已。”

    方鸻微微一怔:“什么?”

    塔塔搖了搖頭:“沒什么,按騎士先生說的辦好了,現在么?”

    “塔塔小姐可以做到么?”方鸻還略有一絲忐忑,那可是龍騎士構裝啊——煉金術的領域的桂冠,魔導技術的巔峰。

    縱使是在這個世界之中,也一樣令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其實塔塔小姐要是真將它構想不出來,方鸻也覺得沒什么好奇怪的,其實再加幾臺‘能天使’,他也一樣可以對付這兩只大蜥蜴。

    畢竟只是塞尼曼構想出的幻影而已。

    但妖精小姐只微微點頭:“簡單。”

    “簡單?”

    方鸻微微一怔。

    但他話音剛落,便看到一臺黑沉沉的,威風凜凜的高大騎士,手持長槍,從自己面前的光門之中跨步而出。它手持長槍,昂起頭顱,下一刻轟然一聲悶響,停在了他面前。

    那修長的槍尖,與其上所垂下的青灰旗幟,在方鸻眼中是如此的眼熟。那不正是他在梵里克所見過的,約修德的龍騎士,修瑪。

    一種熟悉的感覺,順著他的脊柱升了起來。那是與龍魂的共鳴,在所有的構裝之中,也只有與龍騎士互相取得聯系之時,才會產生這樣獨特的感覺。

    以為那畢竟是專屬于龍魂的構裝體啊——

    方鸻沒想到,連這樣的感覺,塔塔小姐也模擬出來了。那一刻他只感到微微有些戰栗,那種戰栗的感覺,與當初在艾爾芬多議會的尖塔之頂上一模一樣。

    他微微握了一下拳頭,開口道:“塔塔小姐,幫我與它產生共鳴——”

    “我試試看。”

    妖精小姐幽聲答道,她畢竟不是專職的戰斗型龍魂。

    只是她話音剛落,修瑪頭盔之下已微微閃過一道光芒,它舉起長槍,向前一步。在方鸻的視野之中,自己與龍騎士的視野仿佛已融為了一體。

    一切皆如在梵里克的那一刻。

    兩頭黑暗巨龍的幻影仿佛感受到了威脅,齊齊張開雙翼向他飛撲而至——

    但方鸻輕輕舉起右手,騎士也平放了槍尖。

    ……

    妙書屋

    http:///txt/81783/

    。_手機版閱讀網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北京时时赛车论坛